第九十八章第一滴情泪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九十八章第一滴情泪

()再怎么心xing坚强的人在面对着自己曾心仪的女子如今依偎在一个陌生的男子面前,心中定是很不好受,更不用说是萧朝虎了,当初念高中的时候,毛云烟一直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一个女子,多少次午夜梦回,想的就是有一天能够陪着毛云烟走在落满梨花满地的道路上,手牵着手静静的走在人生的路上。 即便现今自己身边已经有彭清清和张秀怡相陪,原本以为已经逐渐开始淡忘了毛云烟,可当今再次见着毛云烟时,看着她和一个陌生的男子亲热的走在一起时,萧朝虎这才明白,那所谓的遗忘是多么的可笑啊。 像萧朝虎这样的人,经历过血腥的洗练,本身已经不能用寻常的目光去看待了,受到如此刺激,萧朝虎此刻已经被怒火给冲昏了头脑,也顾及不了什么,那名保安的话一说出嘴,萧朝虎就向前一步,在那名保安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单手就擒住了那名年轻的男保安,缓缓地把那名保安给提了起来, 萧朝虎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是很强壮,很震撼人,但他毕竟于境外经常和死神打招道,身手早就与血火中锤炼了出来,爆发力自然不比寻常人,一旦爆发起来,就是一只牛他都可以在刹那间给击毙,何况是这种足迹只居于宝庆市境内的没怎么经历过世面的保安。 呼吸不过来的保安,双脚梦踹,眼睛开始翻白,全身的力气半点也施展不起来,内脏就似被火炉烧过似的,翻江倒海,难受的好希望自己此刻立马就死掉,不再受这活罪,围观的众人大部分是年轻的男子和女子,平时没经历过什么血腥, 此时,看到这情景,都被吓坏了,其中有不少的女孩子已经吓得尖叫了起来,剩下的那名年纪较大的男保安此时也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唬住了,平时的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保安室里混时间,偶尔欺负下不长眼的小混子,大多数还是在自己这方人数占绝大优势的情况下耀武扬威的嚣张一次,那里真正见识过萧朝虎这种狠人。 看着萧朝虎手上的那名同事此刻生不如死的模样,剩下的这名保安此时双脚开始颤抖起来,半边身子打着摆子,全身的力气似乎也被抽干了,想叫也叫不出来,更不说跑上去和萧朝虎拼命了。害怕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紧张的连求救也不会了。 “萧朝虎,你这是在干嘛,你这是在犯罪,你快点把他放下来,再不放下来,他就会死掉”。一名女子大声的向萧朝虎嚷道,这把声音传到萧朝虎耳边,萧朝虎只觉很熟悉,但此刻因为心思被刺激,jing神还未怎么清醒,一时之间根本想不起来这把声音的主人是何人, 好在这把声音来的及时,要不然,那名保安此刻就会呼吸不畅,窒息死在这,也是这把声音把萧朝虎中的理智给叫醒了,这才挽救了那名保安一命。 萧朝虎松开了手,那名年轻的保安扑的一声摔倒在水泥道上,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急促的呼吸新鲜的空气,这时,萧朝虎这才把目光移向了那名叫自己名字的女子身上,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身边不远处盈盈站立着一名年轻的女子,这名女子眉目如画,正满面怒气的面对着他, 那女子见萧朝虎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这才气冲冲的嚷道:“萧朝虎,你这也太残忍了,那名保安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竟然想要他的命”。 萧朝虎此刻心情很是凌乱,根本就没心思去想其他的,只是轻轻的看了那名女子一眼,没怎么做声,而是转了过来,从身上掏出了钱包,从钱包里拿出十张五十元大钞走到那名年轻保安面前,把钱扔在那名保安身上,就扭过头,然后头也不回的向自己的那辆已经开始变形的摩托车走去。 那女子一见萧朝虎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她也便很快的快步跟了上去,很生气的拦在萧朝虎面前道:“萧朝虎,你就是这么的对我的么”。 眼见出路被拦,萧朝虎只好停了下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这又是何苦呢?”。那女子听到这话,好一会儿才道:“几年多没见你了,你变了,变的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萧朝虎再叹一口气道:“人都会变的,每个人都会变,我也不例外,再说,你和我相逢,已经是老天给了我们一次天大的机遇了,什么东西,强求下去,就变了味道了”。 那女子目不转睛的看着萧朝虎,那黯然神伤的神情,那忧郁的眼神,让萧朝虎有点不敢面对着她,犹豫了半晌,萧朝虎还是决定转过身道:“时间也不早了,你该去上课了”。 那女子很是固执的道:“你不给我说清楚,今天我哪儿也不去,就跟你干耗在这里”。萧朝虎神情不变的道:“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今天在这里碰见你,我也觉的很是意外,如果,你要是觉的我不符你心意,你可以选择离开。 甚至你也可以选择今后和我再也不见面,现今你还年轻,也许会有更好的男孩子在前面等着你, 这话刚从萧朝虎口中说出来,那女子很是伤心,神情接连变了好几次,但最终,那女子还是向着萧朝虎走去,紧紧的抓着萧朝虎的大手道:”萧朝虎,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么,你难道就真的忍心伤害我么“。 一个娇滴滴的美女当着上百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萧朝虎心里顿时便好过了,神情也温柔了起来,拉着张秀怡的小手道:“秀怡,真对不起,今天我心情很不好,以后我再也不说这种话了”。 毛云烟在初次见到萧朝虎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曾刻在自己记忆深处的男子,,如梦幻般神秘的男子,自己竟然还有机会重见到他,可今天的重逢,却又如此显得陌生, 陌生到好像所有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似的,阳光透过云彩映照了下来,时间在这虚无的空间里走的很快,很快。